第122章 闹事的人
书名:幽冥刺青师 作者:我爱吃火锅 本章字数:2293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3:21:10

易卓峰来的很快

所有相关人员,都被抓进警局。

谷兰若则在我和熊宇陪同下,去医院处理孩子的后事。

几天后,谷兰若被判死刑,所有参与非法实验的人,按情节轻重判刑。

福利院在相关部门插手下,由一位身家背影清白的人接手。

而就在谷兰若被判死刑当天,她原来就职的实验室公布,治疗罕见病的药已实验完成,将在不久后正式投入使用。

得知这消息,我不由叹息。

如果谷兰若没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,或是投入新实验,结局将完全不同。

只可惜,错误的选择,导致最终的悲剧。

但这世上,谁又能保证自己最初的选择是正确的?

如谷兰若和她的丈夫。

如当初的我。

我恹恹的过了几天,再次打起精神,下午就有人进了店。

那是一个看着吊儿郎当的男人,二十多岁,看着艾青青的眼神色眯眯的,嘴里叫嚷着要她给自己纹身。

我将艾青青挡在身后,蹙眉道:“先生,我是店里的纹身师,你有什么要纹的吗?”

“去去去,谁要你一个臭男人纹身?”他不耐烦的冲我挥手,伸手就推我。

我一时没防备,被他推开。

就见他走到艾青青面前,笑的一脸暧昧,“美女,你长的这么漂亮,在这纹身店可惜了,不如跟了我,以后让你吃香的喝辣的,你看怎么样?”

他一边说着,手还想着艾青青的脸摸去。

我手捏成拳,几步窜到他身前,一拳重重击在他脸上。

“嘶。”他倒抽一口气,往后连退了好几步,才没跌在地上。

他恶狠狠的抹了把鼻血,恶狠狠的瞪向我,撸了撸袖子似想动手。

熊宇已来到我身边,一手握成拳,另一手按着关节“咔咔”作响。

他脸上闪过一丝慌乱,站在原地不动,嘴里骂道:“草,王八羔子,连我都敢打,你们给我等着,这场子我不找回来,我不姓褚。”

撂下狠话,他怒气冲冲的离开,走到店门口,不知想到什么脚步一顿,回身冲着店里吐了口口水,才飞快离开。

“他这是要找人过来吗?怎么办?”艾青青望着他离开的背影一脸担忧。

我无所谓的道:“没事,我和熊宇身手都不错,他敢带人来,我们揍回去就是了。”

“放心吧!不会有事。”熊宇附和。

艾青青不再说话,可脸上担忧丝毫不减。

就这么过了快两个小时,我看她依旧心神不宁,索性道:“这样,我给易卓峰打个电话,让他有空就过来一趟。”

听我这么说,艾青青脸上担忧少了几分,催促着我打电话。

易卓峰倒是爽快,答应一会儿过来。

挂了电话没多久,一伙人冲进纹身店,那气势汹汹的样子,一看就来者不善。

熊宇先一步拦住众人的脚步。

我拉着艾青青将她推进纹身室,“嘭”的将门关好,才迎了过去。

之前来的男人从人群后走出,似笑非笑的看着我,“我说过,让你门给我等着,我告诉你敢打我,就要付出代价。”

手一挥,吩咐道:“给我砸,通通给我砸烂了,还有这两个人,给我把他们打的几天下不了床,我褚飞尘重重有赏。”

原来男人叫褚飞尘。

来H市这段时间,我曾听说过一个褚家,和首富林洪峰关系不错。

就是不知眼前的男人,是不是那个褚家的人。

不待我多想,褚飞尘带来的人,有人砸店,有人冲着我和熊宇挥着拳头冲来。

打斗才刚刚开始,易卓峰带人冲了进来。

几人都穿着警服,没人敢再动手,乖乖抱头蹲在地上。

“嘿,还真有人敢来你这闹事,也不怕以后有事求到你,被你给拒了?”易卓峰一脸调侃,走到我身边撞撞我的肩。

我一直看着褚飞尘,发现他除了易卓峰他们进来时,慌乱过一瞬,之后便一脸平静,又见易卓峰和我相熟,他愣了愣,随后依然不以为然。

想来,他大概认为自己能脱身,才这样有恃无恐,

我不由蹙眉。

想了想,我凑到易卓峰耳边说:“那个带头的叫褚飞尘,可能是褚家人,我想让他吃吃教训,你那边会不会为难?”

易卓峰愣了愣,往褚飞尘的方向看去,随后看向我。

“没事,最近严查,管他是不是褚家人,只要你和熊宇不撤案私了,他家也没办法,而且,若是抬出你和熊宇特殊部门的身份,他也得被关。”

我一愣,随即笑开。

打开纹身室门,我们一行人前往警局做笔录。

褚飞尘和他带到店里闹事的人被拘留。

我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,哪知第二天,我们正收拾着店里的残局,就来了一个穿着富态中年女人,看样子就是来者不善。

她将我打量一遍,问:“你就是这个店的老板?”

我点头,还没说什么。

她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看着我说:“我是褚飞尘的妈妈,你识相的去警局撤销案件,我可以不计较你打我儿子的事,不然就别怪我让你在这H市混不下去。”

“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,难怪生出那样小混混样的儿子,他调戏人,被打是他活该,这放在以前,那就是流氓罪,妥妥的被枪毙的命。更别说他还带人来闹事,你自己看看这里,只是让他被拘留都是客气的。”艾青青怒气冲冲大吼。

吼完还不够,她将手中扫帚往地上一丢,上前就把人往外推,“你快滚,你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,别来这里碍眼。”

“你……”大概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不理她威胁的人,褚太太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胸口不住起伏,显然被气的不轻。

我看的暗笑不已,上前拦住艾青青,对褚太太道:“褚太太,这件事我们绝不会私了,你不用来我们这白费功夫,至于你说的让我们在H市待不下去。”

我顿了顿,唇角勾笑:“你尽可以试试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褚太太一连说了三个好,脸上的怒气更胜,“既然你们这么硬气,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,你们等着滚出H市吧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